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接管泰加解的士荒 保监治标不治本

《星岛日报》1月8日发表题为“接管泰加解的士荒 保监治标不治本”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的士保险业龙头泰加保险退保事件急转直下,保险业监管局昨天以公众利益为由突接管泰加,而泰加指责遭保监刁难。保监介入是确保的士有保险在身可继续载客行驶,但在安排其他保险公司接手承保的士保险却有甩辘之嫌,未有就额外加保费作出规范,而这涉及的士业深层次问题,即使当局短期解决的士投保问题,长远应着手解决的士保费年年加价,但没有保险公司愿意承保的问题。

安排过渡续保 不容趁火打劫

泰加继去年十一月被保监要求下停止外汇投资时,已停止接受现有的士客户续保,日前更通知车主,会在七日通知期后退保。保监突宣布接管泰加事务和资产,以维持市场稳定及保障投保人的利益,但泰加批评保监无视其承保的士保险长期亏损,公司根据合同规定退保,是商业决定,以保障股东的利益,可是保监却无视问题,一方面接管泰加,另方面找其他保险同业接火棒,逼其做蚀本生意,并指在公司管理层换人后,多次遭保监刁难。

尽管双方互指不是,但保监此时接管泰加是有一定理由。首先,泰加承保一万一千张的士保单,占整个市场逾六成,今次只给车主七天通知便断单,时间太仓卒,车主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找到新保险公司承保,随时会令数以千计的士因没保险而停驶,影响公共交通和市民出行。

此外,据说保监收到「市场情报」,指泰加投资及资金调配违反《保险业条例》要求,未按指示从离岸户口调回十二亿元资产回公司银行户口,因此以公众利益为由行使接管的法律权利,委任德勤审核泰加的财政状况。

即使保监在处理今次事件上有法理依据,但保监仍有一定责任,因事件在去年发酵时没有适时处理,待泰加发出七日后断保通知才匆匆介入,以为将受影响的保单过渡给四家保险公司便万事皆休,却没理会到过渡方案下的续保细节是否合理。有车主投诉,当联络保监所安排的保险公司,对方说不承保的士保险,就算有公司愿承保,却要求保费大幅加价几千元至过万元不等,予人有趁火打劫之嫌,而保监未能有效监管。 

遏滥索偿降保费 险企愿承保

保险公司对泰加退保的士车主作出拒保或要求大幅加保费,背后原因是的士保险赔付率高。的士司机日趋老龄化,轻忽驾驶安全,当发生意外时,却滥用交通意外伤亡援助计划,要求送院验伤,从而取得入院证明及相关医疗报告,以便申请援助金,既可弥补因交通意外而被车主没收保证金,亦可在毋须工作下获得生活费,有的甚至与律师合谋涉包揽诉讼,最终逼使保险公司不断加保费,以收回成本和减低损失。即使加保费也难抵销赔偿,这解释为何本港有八十家保险公司,肯承保的士保险业务的却寥寥可数。

保监当务之急,是如何为受影响的士做好无缝续保安排,长远是如何提高保险公司愿意承保的士保险意欲。当局有必要检讨交通意外伤亡援助计划,减少涉事司机滥用援助计划和动辄索偿,并要求租车司机购买一份第三者保险,实行司机责任制;而保险公司可要求车主在的士上安装摄录镜头、碰撞前预报警示等设备,在保费上提供折扣优惠,若两年没索偿纪录再给予保费优惠,希望可降低索赔率,从而让保费向下调。

的士是本港重要交通工具之一,须有保险才能让乘客安心乘搭,当局须梳理的士保险保费飙升而保险公司长期亏损的问题,否则即使今次能过关,这枚计时炸弹迟早仍会再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