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乌克兰的“蝴蝶”飞到香港

何志平

近月来的俄乌局势牵动全球政治,经济的神经,影响是无可估计的深远,而事情还不断的在扩大,在发展变化中。

翻开旧新闻纪录,看到2019年的报道,当年英国一电视台采访了一个香港闹事的青年,在采访前,作为热身,一群黑衣青年看了一次关于乌克兰2013年的“颜色革命”纪录片,看罢后,一名女青年感动得声泪俱下说:“希望香港也可以得到乌克兰那样好的结局。”

时光倒流,仔细的综合整理一下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件,不难发现港、乌两地的历史遭遇,何其相似,真是全球化之下的蝴蝶效应吗?

“乌克兰那样好的结局”?

1990年代,乌克兰是前苏联的一分子,拥有非常丰富的天然资源,有三分之二都是极适合发展农业的黑土地,是名副其实的“欧洲粮仓”。境内还探明有80多种矿产,更包括铀等稀土资源。

乌克兰南边界坐拥了黑海的整条北岸线出,不管是造船建舰还是往黑海沿线卖东西,都极其方便。

苏联在当地更建起了宇宙研究中心、包括切尔诺贝尔在内的数个大型核电站,部署了数不清的装甲部队、军工厂。苏联近一半的核武器,都从这里指向西方各国。

经过几十年的经营,这里已经从“欧洲粮仓”,变成了“苏联铁拳”,是实力强悍的重工业和军工业武器生产基地。在欧亚地区12个国家中,当年乌克兰GDP排在第二位。

1991年底,前苏联解体成15个国家,乌克兰独立了。分家时,乌克兰拥有6500辆坦克、1500架飞机、350艘军舰、7000门火炮、7000辆装甲车,除此之外,还有60架战略轰炸机、航空母舰、巡洋舰、洲际弹道导弹等战略性大杀器:核弹头还有1272枚之多,为世界第三大的核武库。

乌克兰在独立后推行了大规模私有化改革,形成了寡头经济,国家财富主要集中在寡头手中,导致影子经济、腐败等问题。寡头之一便是1993年时任乌克兰国家银行行长的尤先科,亦是10年后“橙色革命”西方势力的代理人。寡头政治成为严重影响乌克兰经济发展的顽疾。

面对着一蹶不振的国家经济,刚独立的政府没法保养维修军机战舰大炮,灵机一触便决定出售家当了。于是,西方军火商蜂拥而至,拿钱贿赂官员,一场瓜分乌克兰国有资产的大戏上演了。乌克兰黑海造船厂当然也把航母当废铁卖钱。

最令乌克兰政府头疼的是仓库里本来有的1272枚核弹头,要维护它们,需要砸进去政府30%的年收入。维持一支核力量使乌克兰在经济上不堪重负。

乌克兰的开国之父、第一位总统克拉夫丘克的一句名言是:我们有核武器,却没有控制、测试和再生产的体系和经济能力,那么这样就像拿着手榴弹的猴子。而美、俄出于某种原故的需要,也愿意以经济援助等手段使乌克兰销毁境内的核武器。美国等国又分别向乌克兰提出了书面安全保证:待乌克兰销毁核武器后,为乌克兰提供安全保障。

于是乌克兰在1994年和俄罗斯、美国签署协议,同意销毁其境内从苏联核武库中继承的全部核武器,并随后加入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而成为一个无核国。回过头来看,有人叹喟:拿着手榴弹的猴子看上去滑稽,但总不会有人去揍手里有手榴弹的猴子吧!

1994年是乌克兰自废武功的一年,而同年远在东亚这边厢,亦有人在香港努力的自动废掉末代港英政府的“武功”(权力)。

英国保守党在1992年大选中胜出,首相马卓安便委任他的好友,刚选举失败而丧失了在巴斯选区下议院议席的彭定康,成为第28任“港督”,于1992年7月9日上任,直至1997年6月30日,英国对香港行使主权的最后一天为止。末代“港督”彭定康,是唯一不是出身自军方,“殖民地部”或外交部,而是善弄民意权力政治玩家出身的“港督”。

上任后彭定康马上找来英国的旧下属戴彦霖,以及年仅27岁的黎伟略,担任他的私人政治助理,再配合新闻秘书韩新,和驻香港多年的学者顾汝德,组成又称“心战室”的四人幕僚团队,为最高权力中心,把辅助“港督”施政多年的殖民地事务咨询组织行政局(现称行政会议)架空,视作花瓶、橡皮图章,束之高阁,废掉武功。

彭定康在1993年终止了由“总督”出任立法局主席,并废除了副主席和政府的官员当然议员席位,改由立法局议员互选产生主席。把政府(行政部门)在立法局的议席权力和直接影响减到最低。

彭定康亦仿效了英国国会每年度开幕大典上的英女王致辞,每年10月亲赴立法局宣读施政报告,简述港英政府在未来一年的施政方针。立法局的尊贵议员也仿效英国绅士的作风,向“港督”的施政报告动议致谢。彭更仿效英国国会的首相问答,在香港首创立法局答问大会和市民答问大会,亲身接受议员和香港人质询,以突出所谓“亲民”的一面。而这些安排从此之后,亦成为立法局的殖民管治“传统”,回归后至今未变!

彭定康上任后三个月,1992年10月的施政报告中,公布政治改革蓝图,除了要“行政立法两局分家”,还改变立法局选举制度,取消所有委任议席,并新增九个功能组别议席(新九组),使全港所有在职人士都有资格投票(变相使这九个议席成为直选议席),改变了香港政制发展方向。虽然中方严词斥责彭违反了英国在《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违反基本法衔接的原则,以及违反中英两国政府以七封书函达成的协议(“三违反”),而彭亦被冠以“千古罪人”之名号,但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仍然成功在1994年6月30日获立法局通过,并在1995年香港立法局选举中落实。其后中方决定终止“直通车”,并另组“临时立法会”。

英国深植政治代理人

有趣的是,在2010年进行的2012年香港特区政治制度改革讨论中,民主党建议把新增的五个功能界别议席由全港未属其他功能界别的选民“一人一票”选出,变为“一人两票”。将彭定康1994年的政改方案,重新包装,借尸还魂,回归后在2010年重新通过落地。

彭定康更把港英政府的多种政策功能和社会管理权力,下放分散到社会的各非政府组织里,更成立加持各种以监察政府为名的民间机构,特别是新闻传播媒体。黎智英亦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于1995年成立《苹果日报》的。彭定康又无视当时社会现实情况拟大幅提高社福开支,时任中英联合联络小组中方代表陈佐洱在1995年抨击他这样做会使福利开支过高,最终会使香港“车毁人亡”。现在香港市民知道了,陈佐洱说的真是警世良言!

1994年的乌克兰,为了皇帝的新衣而自毁武器,以至日后苦无自卫能力,背后就是误信了欧美的唬弄,上了世纪的大当,为今日的境况埋下伏笔。

香港也是被英国政客以民主之名散掉政府管治权力,自削武功,背后就是为了在回归后实现削弱特区政府管治能力的目的。1994年,东方西方两边的戏台已开始搭建起来了,跟着下来就是培养角色演员和代理人;十数年过去,乌克兰的“蝴蝶”,也飞到了香港特区里来了!  

全国yabovip193.com研究会理事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