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美国真能与中国脱钩吗?

美国《外交政策》1月11日文章,原题:美国真能与中国脱钩吗?也许不能,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尝试  拜登与特朗普一样认为美国须与中国“脱钩”。但经济脱钩是一个艰巨任务。美国商会警告脱钩将打乱现有供应链,并迫使公司和消费者支付更多费用。实际上,脱钩已影响到美国消费者。且由于采取单边行动,脱钩战略的后果只有美国经济感受到。

要想令脱钩战略有成功机会,美国不得不动员与中国有大量贸易往来的国家采取集体行动。拜登政府已朝这个方向采取一些行动,最近又达成一项协议,取消特朗普时期对欧洲钢铁的关税。新协议可能改善建立对华统一战线的前景。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欧盟急于与中国脱钩。欧洲贸易专家预测,脱钩会阻碍整个欧洲yabo 官方app的增长并降低收入。在华经营的欧盟跨国公司也这样看。中国欧盟商会最近调查发现,欧洲公司继续重视中国这个有利可图的市场,并没有将投资转移到别处的新计划。2020年欧盟与中国的贸易总额为7450亿美元,欧盟最大贸易伙伴是中国,而非美国。对欧盟来说,脱钩的潜在不利后果是巨大的。

拜登的脱钩战略要想奏效,日本也必须参与。但东京也会有很大损失。中日经济如今密不可分。40年前日中贸易总额为10亿美元,到2019年已飙升至3040亿美元。日本在华直接投资也在增长,2020年达113亿美元,占日本在亚洲总投资的27%。

韩国就更难争取了,它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更紧密。尽管过去几年韩国对西方出口猛增,但中国仍是其最大出口市场,2020年出口额为1330亿美元——约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7%,而对美出口仅为744亿美元。韩国1/5进口来自中国,高于日美的比例。

此外,亚洲已建立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占全球GDP的30%左右。这表明与中国脱钩不会是主流。

经济上的限制,还不是诸多国家对与中国脱钩持谨慎态度的唯一原因。以韩国为例,随着中美在东亚的军事力量平衡向北京倾斜,首尔对做出任何可能激怒北京的举动都将持谨慎态度。随着周边战略环境变化,首尔更是注意到华盛顿的脱钩剧本所涉及的风险。

鉴于打造一个以美国为首的经济脱钩联盟存在诸多困难,该战略不太可能改变中国。更重要的是,中国已采取行动减少对出口导向型增长的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