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残腊将尽,东风渐闻

核心提示: 有人无端欢喜 天天一场游戏一场梦 有人无由欢喜 半江瑟瑟半江红 还有人,人生忽然 一会儿风口浪尖 一会儿山南水北 也有人,人生忽悠 从山坳走向裂缝的氍毹 难免掉入坑里……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此刻,不必蹿火 但可爨火 瀹茗,煮酒,烤肉,咏雩 ——木心说 信呢,是写给别人的日记 三让说,诗,是自己的铭 腊月,路边的报亭 与卖报的人瑟瑟发抖 新闻早就上了手机 恍若鹊巢鸠占……梦想啊 你是一封盖上邮戳的信 而我,重新给了

微信图片_20220114155844

 

残腊将尽,东风渐闻

 

有人无端欢喜

天天一场游戏一场梦

有人无由欢喜

半江瑟瑟半江红

还有人,人生忽然

一会儿风口浪尖

 

一会儿山南水北

也有人,人生忽悠

从山坳走向裂缝的氍毹

难免掉入坑里……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此刻,不必蹿火

但可爨火

瀹茗,煮酒,烤肉,咏雩

——木心说

信呢,是写给别人的日记

三让说,诗,是自己的铭

 

腊月,路边的报亭

与卖报的人瑟瑟发抖

新闻早就上了手机

恍若鹊巢鸠占……梦想啊

你是一封盖上邮戳的信

而我,重新给了你邮址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