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请对我的故乡手下留情

核心提示: 童年,在滺滺南渡江 我们扎下猛子 却摸不到鱼 岸上 有草龟在幽幽纳凉 坡马扮演摸金校尉 夜晚,在晒谷场 萤火虫飞来飞去 焜昱错眩 清明前后 苦楝花,稀稀疏疏 桃金娘五色梅,花团锦簇 偶尔,有人误入藕花深处 惊起一群静默的蛙 一位耄耋畊氓悠悠垂钓 时和岁稔,却一无所获 ——呜呼!俱往矣…… 故乡,成了面目皆非的乡 从前,海南岛就是海南岛 不需要把名号改来改去 也绝对不会填海盖楼 从前,亚龙湾有神仙居住 府城比海口显耀,有名校 电台总说所挂风球不

微信图片_20220113155506

 

请对我的故乡手下留情

 

童年,在滺滺南渡江

我们扎下猛子

却摸不到鱼

岸上

有草龟在幽幽纳凉

坡马扮演摸金校尉

 

夜晚,在晒谷场

萤火虫飞来飞去

焜昱错眩

清明前后

苦楝花,稀稀疏疏

桃金娘五色梅,花团锦簇

 

偶尔,有人误入藕花深处

惊起一群静默的蛙

一位耄耋畊氓悠悠垂钓

时和岁稔,却一无所获

——呜呼!俱往矣……

故乡,成了面目皆非的乡

 

从前,海南岛就是海南岛

不需要把名号改来改去

也绝对不会填海盖楼

从前,亚龙湾有神仙居住

府城比海口显耀,有名校

电台总说所挂风球不改变


(诗/吴再)

微信图片_20220113155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