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王”背后的考古人

w5

文/图 黄宙辉 孙磊 胡田甜 黄巧好 邓勃

文脉守护

“南越王”背后的考古人

西汉南越文王墓、南越国宫署遗址等被保护下来,到今天还能向公众展示,变成市民参与体验历史文化的遗址博物馆——这是以麦英豪为代表的几代广州考古人共同努力,交出的精彩答卷。

已故的麦英豪先生是广州当代考古事业的主要开拓者,曾担任南越文王墓考古发掘队队长、南越国宫署遗址考古发掘总领队,为广州文物考古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2013年,他被评为“20世纪中国知名考古学家”。

1983年,麦英豪主持南越文王墓的考古发掘,这个项目的发现很快令举世震惊——这是岭南地区考古发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出土文物最丰富的彩绘石室墓,也是广州地区首次发现汉代诸侯王陵。在发掘期间,麦英豪还建议省、市领导对墓室进行原址保护,建立博物馆。该建议后被采纳,西汉南越王博物馆于1988年正式对外开放。

全洪是原南越王宫博物馆馆长,也曾担任过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副馆长,他倾力于南越国考古文化和秦汉考古研究,在南越文王墓、南越国宫署遗址等的考古挖掘方面多有贡献。2012年,全洪任南越王宫博物馆馆长。博物馆主要是对南越王宫的遗址进行了三方面的展示:一是开放考古遗址的现场,二是在原址的遗址上进行模拟展示,三是将考古材料和文献记载相结合进行基本陈列。

作为南越国宫署遗址的考古挖掘者之一,广州博物馆馆长、原西汉南越王博物馆馆长吴凌云当时发现和发掘了曲流石渠的重要部分弯月状水池。该遗址是目前中国考古遗址出现比较早的用石头做材料的实例,里面出土了大量龟鳖的残骸,也给后人了解2000多年前南越国的园林景观提供了很好的实物依据。“上级要求用一年时间盖成一座博物馆——从2009年到2010年,到广州亚运会开幕前,博物馆就要跟公众见面。”最后,吴凌云和同事们克服困难,如期完成了任务。

来源:羊城晚报